历代治疆
毛泽东、周恩来情系新疆

  毛泽东、周恩来电邀新疆各族代表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赛福鼎在中南海见到了“东方的列宁”。他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面交毛泽东,没想到第二天清晨毛泽东就批准了。
  1949年,经过3年的历史风云,光明与黑暗两种前途的较量终于见了分晓。9月,中国人民 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即将在北平举行。这期间,毛泽东、周恩来等共和国的缔造者们始终惦记着祖国东西南北的各族儿女。将要建立的人民共和国,是各民族团结友爱的大家庭,无论在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还是在新的政权中,都应有各民族优秀儿女的代表。
  对天山南北的新疆各族儿女,毛泽东、周恩来等人更是给予了极大的关注,特意派邓力群前往新疆与三区革命领导人阿合买提江等人取得联系,并致函邀请他们参加即将召开的新政协会议。毛泽东在信中充分肯定了三区革命:“你们多年来的奋斗,是我全中国人民民主革命运动的一部分,随着西北人民解放战争的发展,新疆的解放已为期不远。你们的奋斗即将获得最后的成功。”中共中央的高度评价和盛情邀请,使阿合买提江等人欣喜不已。阿合买提江兴高采烈地说:“黎明已经开始,曙光很快就要照临天山南北。”他亲自给毛泽东复信表示感谢,并决定前往北平。
  8月下旬,周恩来对新疆代表团取道苏联经东北来北平一事作出详细安排。9月初,阿合买提江率领三区各族代表团起程前往北平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但十分不幸的是,在取道苏联途中,因飞机失事,代表团成员全部牺牲。这一巨大的损失,使毛泽东、周恩来非常悲痛。
  在悲痛之中,毛泽东、周恩来等人一面发电表示哀悼,一面再次邀请赛福鼎·艾则孜率第二个代表团到北平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赛福鼎曾留学莫斯科,受过马列主义思想的熏陶,回国后曾任新疆省政府教育厅厅长,也是三区革命的领导人之一。
  9月15日,由赛福鼎率领的新疆第二个代表团抵达北平。赛福鼎等人早就听说过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大量的神奇传说,早已在他们心目中树起了崇高的形象。对毛泽东,他们称之为“东方的列宁”,因而早就想亲眼目睹毛泽东的风采。这次赴北平参加政治协商会议,使他们的夙愿就要变成现实了。
  9月16日晚,赛福鼎和新疆代表团成员应邀到中南海怀仁堂看京戏,被安排在第一排中间就座。正当赛福鼎聚精会神地观赏梅兰芳的演出时,一位身材魁梧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正在赛福鼎等人纳闷此人是谁时,周恩来走过来对他们说:“毛主席看你们来了!”
  赛福鼎定神细看,只见毛泽东正微笑着看他。他赶紧起身,紧紧地握住毛泽东伸过来的手。毛泽东亲切地对他说:“欢迎你们,一路上辛苦了。”
  赛福鼎没想到第一次见毛泽东竟来得这么突然,他紧张而又激动地连声说:“谢谢,谢谢!”
  这时,一位满脸笑容的慈祥长者出现在毛泽东身边,把一双大手伸给赛福鼎。周恩来又介绍说:“这是我们的总司令朱德同志。”
  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热情和蔼的态度使赛福鼎无比感动。他终于见到了“东方的列宁”,见到了传说中的神奇人物!由于激动,他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毛泽东同其他代表一一握手,并对他们说:
  “今天请你们看戏,明天再见。”
  毛泽东与代表们告别后向自己的座位走去。周恩来一边向赛福鼎告别,一边握着他的手说:“毛主席准备明天专门接见你们。明天见。”
  同来的阿里木江代表看着毛泽东等几位领袖的身影,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感叹地说:“呀!他就是毛泽东吗?没想到是这么谦虚可亲的人。”
  这次见面,毛泽东给赛福鼎及新疆代表团成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赛福鼎后来说:“很多年过去了,但一想起第一次见到毛主席的时刻,一阵阵热流就会在心中涌动。”
  9月17日下午3点,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在中南海接见新疆代表团。当代表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步入接见厅时,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毛泽东等人马上离座迎接,而后怀着沉痛的心情向阿合买提江等死难烈士致哀。整个接见厅,变得极为庄严肃穆。入座后,毛泽东悲痛地说:“阿合买提江、伊斯哈克拜克、阿巴索夫、达列力汉、罗志等同志的牺牲,不仅是新疆各族人民的一大损失,也是全国人民的一大损失。他们的精神永垂不朽!”
  毛泽东接着对代表们说:“你们在新疆解放区所进行的斗争,是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一部分。你们牵制了国民党在新疆的10多万军队,对解放大西北乃至全国作出了贡献。”
  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把阿合买提江等人的牺牲看成是“全国人民的一大损失”,内心是那样的悲痛,感情是那样的真诚,这一点,完全出乎赛福鼎等人的意料;更令代表们激动的是,毛泽东高度评价了三区革命,说它是“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一部分”,这一评价,使代表们内心充满了感激之情。赛福鼎更是激动得泪如泉涌。他后来说:“毛主席的一席话使我清楚地认识到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根本区别,这是我对中国共产党认识上的一次巨大飞跃。”
  就在新疆代表团在京出席政协会议期间,在新疆各族人民强烈要求结束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以及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关于向全国进军、保卫中国的独立和领土主权完整的口号感召下,9月25日,国民党西北长官公署副长官、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率国民党新疆部队通电起义;26日,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也发出起义通电,宣布与国民党广州政府脱离一切关系,归向人民,接受中国共产党和北平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9月28日,毛泽东、朱德复电陶峙岳和包尔汉,欢迎他们率领新疆军政人员先后起义。
  对新疆的和平解放,赛福鼎等人无不欢欣鼓舞。同时,他们更钦佩中国共产党的英明。早在三区革命时期,赛福鼎就渴望做一名共产党员,但因当时无法与中国共产党取得直接联系,所以一直未能如愿。第一次和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接触后,他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心情就更加迫切了。为了早日实现这个愿望,在京期间,他于百忙中向中共中央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想等适当的机会,亲自面交毛泽东主席。
  一个多月过去了,新疆代表团圆满地完成了进京共商建国大计的历史任务,拟定于10月23日返回新疆。毛泽东决定,在代表团离京之前,再和他们谈一次。22日下午,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又一次在中南海接见了赛福鼎等人。谈完主要问题后,赛福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入党申请书,激动地对毛泽东说:“主席,我早就写好了入党申请书。不知我具备不具备共产党员的条件?请你批示。”说完,他双手捧着申请书,郑重地递给毛泽东。毛泽东高兴地接过来,看后不停地点头说:“好,好。”然后放进了衣兜里。
  鉴于阿合买提江等人的空难事件,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对新疆代表团返回新疆特别关心。毛泽东要求有关方面:要绝对保证代表团的安全。为此,由周恩来负责作了周密的安排。周恩来亲自指派飞机,并配备了技术过硬的机组。起飞的前一天晚上,又让苏联专家组对飞机和机组人员进行了一次深入、全面的检查,力争做到有绝对把握、万无一失。
  23日早晨8点,代表团接到周恩来的电话:“一切准备就绪,可以起飞,请你们去机场。”原来,一贯细心的周恩来早就赶到机场布置妥当了。代表团成员乘车赶到机场后,赛福鼎急忙上前,与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周恩来握手。周恩来高兴地对赛福鼎说:“祝你们一路平安。另外,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入党要求毛主席批准了。我带来了毛主席的批示,交给你。”
  周恩来边说边小心地从衣兜里拿出批件。他知道赛福鼎读汉文有一定困难,便左手拿着毛泽东批过的申请书,右手指着上面毛泽东批的话仔细地读给赛福鼎听。毛泽东在批示中这样写道:
  同意赛福鼎同志入党。此信由赛本人带交彭德怀同志即存彭处。等新疆分局成立后,由赛同志向分局履行填写入党手续。
  毛泽东
  1949年10月23日
  周恩来读完毛泽东的批示后,将申请书郑重地交给赛福鼎并再次握着他的手说:“祝贺你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名党员!到了酒泉后请将它交给彭老总。”
  赛福鼎没想到毛泽东会这么快就批准了自己的入党要求,由于过分激动和高兴,泪水止不住夺眶而出。他握着周恩来的手说:“衷心感谢毛主席、周总理给了我政治生命。今后我一定加倍努力,不辜负党对我的期望。我还要感谢毛主席、周总理为我们安全返回新疆给予的高度重视和为此所做的大量工作。”
  周恩来说:“今天毛主席还给彭老总拟了一份电报,通知他你去酒泉,要他和你再具体谈谈新疆的工作。彭老总和王震同志在等着你们呢。好,再见!上飞机吧。”
  赛福鼎一行到了酒泉后,彭德怀和王震等人很快就去招待所看望了新疆代表团成员。彭德怀进客厅刚入座,赛福鼎便拿出毛泽东批示过的入党申请书递给彭德怀。彭德怀看完后高兴地说:
  “好啊!祝贺你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大军。今天我们收到中央的一份电报,上面也提到你入党的问题。”
  彭德怀边说边叫秘书取出电报。他接过秘书递过来的电报说:
  “先给你念一下有关你入党的部分:‘赛福鼎为代替阿合买提江的领袖人物,曾留学莫斯科,做过新疆省政府的教育厅长。据我们了解,此人是好的,此次已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他现申请入党,我们认为是可以的。’”
  彭德怀读到这里,王震带头鼓起掌来。赛福鼎如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是他一生中的重大转折点。
  毛泽东带赛福鼎一同出访。毛泽东称赞维吾尔族人民有突出的美德,并对儿子毛岸英说:“我把你交给赛福鼎同志,你随他到新疆去。”1952年,细心的周恩来为包尔汉找回了《维汉俄词典》
  毛泽东一生仅出国两次,这两次都是去苏联。赛福鼎也有幸两次随同毛泽东出访苏联。
  1949年12月至1950年2月,毛泽东首次出访苏联。在谈判有关中苏两国在新疆的合作项目时,毛泽东和周恩来特邀赛福鼎参加。访问期间,苏方告诉赛福鼎,已找到阿合买提江等人的尸体,并作好装运处理,拟移交我方。赛福鼎将这一情况报告了毛泽东和周恩来,请示他们怎么处理。毛泽东当即指示:“将烈士们的尸体运回新疆安葬,让新疆各族人民不要忘记为了他们的利益而牺牲的英雄们。”
  回国的时候,赛福鼎按照毛泽东的指示,亲自将烈士遗体护运回新疆,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仪式。仪式结束后,烈士的遗体大多被安葬在三区革命的摇篮——伊宁市。依照家属和家乡群众的要求,达列力汉的遗体安葬在他的故乡阿勒泰市。
  1950年夏天,赛福鼎到北京参加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议。会议闭幕后,许多外地委员都去和毛泽东握手告别。赛福鼎发现毛泽东在与人们握手告别往外走的同时,还左看右瞧,那神情像是在找什么人。他正犹豫时,看见毛泽东径直向他走来,这才意识到原来毛泽东是在找他,便赶忙迎上前去。毛泽东握着他的手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明天就回去。不知主席有什么指示?”
  “没有什么。走,我们谈谈。”毛泽东边说边往外走,赛福鼎紧随其后。
  毛泽东让赛福鼎带上翻译一起走。令赛福鼎想不到的是,毛泽东将他带到了家里。一进院门,江青便迎了出来。毛泽东为赛福鼎和江青作了互相介绍。
  “饭好了吗?”毛泽东问江青。
  “都已摆好了,可以吃了。”
  “准备好的菜都撤了,准备清真菜,请赛福鼎同志一起吃。”
  江青愣了一下,欲言又止。
  赛福鼎真的没想到毛泽东会请他去家中做客,而且为了尊重维吾尔族的饮食习惯,又将准备好的饭菜撤掉重新做,这使他既感动又不安。他一再表示谢意,并提出回饭店吃饭。但毛泽东一再挽留,并说:“这好办。你给北京饭店打电话,请他们派一位回族厨师,带上牛羊肉过来做。”
  然后,毛泽东又向江青交待:“让孩子们也一起吃。”
  毛泽东说完,领着赛福鼎步入客厅,并示意他坐在沙发上。宾主坐下后,赛福鼎看着毛泽东很过意不去地说:
  “主席,你今天太累了,就不用管我了,你休息吧。”
  “随便聊聊,这也是一种休息的好办法。”
  毛泽东烟瘾很大。他看看指间的烟不多了,便狠狠地吸了一口,灭掉烟蒂。他对赛福鼎说:
  “你们新疆是块地大物博、矿产丰富的宝地。维吾尔族是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民族。它在历史上虽然建立过自己强大的汗国,但和内地在政治、经济方面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它保卫了我们国家的边疆,为国家的统一作出过重大贡献。在历史上,维吾尔族人民还多次派远征军帮助中原王朝平定叛乱。现在北京大学任教的翦伯赞,就是你们维吾尔族人。他是湖南桃源县人,但祖籍是新疆,是明代受朝廷之命平息武陵叛乱后定居在湖南的维吾尔族人的后裔。你可以去湖南看看那里的维吾尔族人。尽管他们的语言变了,但从他们的习俗、服饰、语言中,仍可找到维吾尔族人的特征。维吾尔族人纯朴、善良、勤劳、好客、宽宏大度,这些都是维吾尔族人民突出的美德。其他的少数民族,也都具有这样的美德。维吾尔民族,对中华民族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也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总之,新疆是个好地方,各族人民是热爱祖国的好人民。”
  停了一会儿,毛泽东用沉重的语调说:“但因历代反动统治阶级,尤其是清朝和国民党,还有一个盛世才,长期以来,对新疆人民进行了残酷的剥削和压迫,使各族人民处在悲惨的境地。”
  毛泽东接着又以充满信心的语气说道:“让各族人民摆脱目前的困境,使他们的生活一天天好起来,是我们共产党的任务。”
  听了这一席话,赛福鼎既惊奇又激动,对毛泽东更加充满了钦佩之情。他惊奇的是,毛泽东竟如此熟悉和了解新疆的历史、维吾尔民族的历史;他激动的是,毛泽东根据大量史实,讲了许多赞扬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话,增添了他作为中华民族一员的自豪感。他钦佩毛泽东把新疆各族人民看作是骨肉同胞,看作自己的父老兄弟,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真正的情怀。后来,赛福鼎曾敬佩地称赞毛泽东说:“他那金子般的爱心比海洋都宽阔。”
  谈着谈着,不知不觉已到了吃饭的时间。工作人员报告:“主席,可以吃饭了。”
  客随主便,赛福鼎与毛泽东一家同桌吃饭。当天与赛福鼎一同吃饭的还有江青、毛岸英、毛岸青、毛远新及一位毛泽东亲属的孩子。
  毛泽东一一介绍给大家互相认识。介绍到毛岸英时,毛泽东深情地对赛福鼎说:“这是我的大孩子,叫毛岸英。在苏联学完大学回来。”
  赛福鼎一时兴起,马上用俄语和毛岸英交谈起来。他询问了毛岸英在苏联的学习、生活和对苏联的印象等等。
  听着毛岸英用俄语流利地与赛福鼎对话,毛泽东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他问赛福鼎:“怎么样?他的俄语及格不?”
  “完全及格。讲得流利而标准,而且充分显示了俄罗斯人的性格。”赛福鼎当着大家的面大大地夸了毛岸英一番。
  毛泽东则对比式地对赛福鼎说:“我的俄语不行,但看得出来,他讲俄语不困难。”
  赛福鼎更惊奇的是,毛泽东对毛岸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大学毕业了,但你学的那点书本知识是不够用的。你还需要继续学习,还要学习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要去基层,到群众中去,向群众学习,在劳动中锻炼。”
  毛泽东话中有话,他看了赛福鼎一眼,继续对毛岸英说:
  “我把你交给赛福鼎同志,你随他到新疆去。新疆是个好地方,那里的人民非常好,他们会欢迎你的。你要拜各族人民为师,好好为他们服务。为此,你首先要学会维吾尔语言、文字。”
  赛福鼎当然高兴,他马上对毛岸英说:“欢迎你到新疆去工作。新疆人民的心像哈密瓜一样甜,你很快就会爱上新疆人民的。而且在掌握了俄语后,你也能很快学会维语。”
  听赛福鼎这么一说,毛岸英也激动起来。他急切地问:
  “你什么时候回新疆?这次能带我去吗?”
  赛福鼎本想马上答应他,但想听听毛泽东的具体安排,便用祈望的眼神看看毛泽东,希望他先发表意见。毛泽东若有所思地说:
  “新疆是一定要去的,不过你应先去最艰苦的环境锻炼,以后再去新疆。”
  接着,毛泽东把视线移向毛远新说:
  “你爸爸就是在新疆被盛世才杀害的。你将来更应去新疆,去完成你爸爸未完成的事业,好好为各族人民服务。”
  赛福鼎理解毛泽东的意思,深知毛泽东的情怀。他对毛远新说:
  “新疆人民没有忘记你爸爸。他在新疆办公的地方、他用过的东西都完好地保存着。你长大后,一定要去新疆工作,新疆人民会欢迎你的。”
  大家边吃边谈。过了一会儿,毛泽东又换了个话题问毛岸英:
  “刚才赛福鼎同志说,新疆人民的心像哈密瓜一样甜,讲得好,真善美都是甜的。我问你,哈密瓜为什么那么甜?你知道吗?”
  毛岸英知道一点。他用不太有把握的口气答道:
  “可能是新疆的气候、土壤和内地不一样的缘故吧。”
  毛泽东转而问毛远新:“你说呢?”
  毛远新不太明白,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毛泽东说:“有三个条件,这就是土壤、气候和栽培技术。新疆的土壤是碱性土壤,这种碱性物质的化学名字叫碳酸钠;新疆的气候是大陆性气候,炎热少雨,昼夜温差大,适于植物多纳少吐。这两条是主要的,再加上不可缺少的第三条,就是群众长期以来从选种到种植总结出一套先进的技术,所以哈密瓜是甜的,一般甜度达16%,最高可达20%。”
  说到这,毛泽东转过身谦虚地问:“赛福鼎同志,我讲的对吗?”
  惊叹之余,赛福鼎以佩服的语气说:“对、对!”
  赛福鼎没想到毛泽东对新疆的气候以及哈密瓜的栽培技术如此熟悉。从交谈中他得出这样的结论:“毛主席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人,他完全可以和列宁齐名。”
  从毛泽东家出来,赛福鼎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次到毛泽东家中做客,使他终生难忘。他后来回忆说:“在非常轻松的谈话中,毛泽东给我上了一堂非常生动的热爱人民、热爱祖国的课。我感到自己既是客人,又是学生。”
  同赛福鼎一样,在同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相处的日子里,亲如一家的感受,包尔汉等人也油然而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包尔汉被任命为新疆省主席。1950年5月,包尔汉到北京参加全国政协第二次会议。这是他肩负新疆各族人民的重托首次跨进新中国的首都,心中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难以抑制的兴奋。到北京后,包尔汉一行住进了中央民委招待所。他没想到的是,刚住进招待所不久,周恩来、朱德、林伯渠、乌兰夫等人就到住地看望他。他们一见如故,谈了很久。包尔汉向周恩来总理汇报了自己20世纪30年代以来追求进步、探求真理的经过。周恩来听后,动情地说:
  “你过去的历史,中央是了解的。过去你同苏联的关系,是进步的。现在解放了,你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今后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努力把工作做好。”
  周恩来还勉励他为新疆的和平建设、为各民族的团结多做工作。
  会议期间,毛泽东、刘少奇还分别邀请包尔汉到家里作客。包尔汉在周恩来的陪同下,愉快地前往。席间,他们进行了亲切地交谈,其乐融融。
  在包尔汉来京前半年,他的夫人拉希达曾来京,准备去参加亚洲妇女代表会议。周恩来和邓颖超专门接拉希达到中南海西花厅家中做客。周恩来询问了包尔汉及其一家的生活情况,并详细地了解了新疆各方面的情况。交谈中周恩来得知,1942年至1943年间,包尔汉曾在新疆监狱中编纂了一部《维汉俄词典》,后来在南京修改过,但交给南京的出版商后,至今下落不明。周恩来当即表示一定派人寻找。当1952年包尔汉再次到北京时,周恩来告诉他说:你写的词典已经出版了。包尔汉惊讶不已。他万万没有想到周恩来对此事这么重视。他后来说:“这部词典,随着以后学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它在学术上的价值也许并不那么重要了。但是,这件事情,却凝结着敬爱的周总理对我们少数民族群众的关怀啊!”
  由于工作需要,1955年,包尔汉被调往北京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从此,他又直接在毛泽东、周恩来的领导下工作,彼此长期亲密地合作共事。
  在新中国6岁生日的时候,新疆成为建国后第一个少数民族省级自治区。毛泽东要求:新疆人民的生活水平要超过苏联
  新中国成立后,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所规定的“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应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按照民族聚居的人口和区域大小,分别建立各种民族自治机关”的要求,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着手筹备建立少数民族自治区。1950年6月,中共中央转发了乌兰夫、刘格平起草的《关于处理少数民族宗教问题的意见》。《意见》说:对于少数民族宗教问题的态度应该十分审慎,切忌急躁,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宗教信仰自由政策。10月1日,就在国庆一周年这天,周恩来在欢迎各民族代表的宴会上提出:对于各民族的内部改革,则按照各民族大多数人民的觉悟和意愿,采取慎重稳进的方针。也是在这一年,周恩来为中央民族访问团题词:“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团结互助反对帝国主义和人民公敌,实行少数民族的区域自治和人民自卫,尊重民族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发展经济文化,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各民族友爱合作的大家庭。”
  在上述思想的指导下,新疆这个多民族的“大家庭”比较顺利地向前发展。1952年9月,新疆举行了一届二次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成立了新疆民族区域自治筹备委员会,包尔汉当选为筹委会主任。这之后,建立平等、自治的新疆的步伐明显加快了。
  1955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了《关于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撤消新疆省建制的决议》。9月,在新疆一届人大二次会议上,赛福鼎当选为自治区政府主席。同年10月1日,是中国6岁的生日,也是新疆各民族人民喜庆的日子。这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正式宣告成立。它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个少数民族省级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是新中国成立前建立的)。
  自治区成立后,新疆各民族进一步享受到平等、自治的权利,政治、经济、文化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是,在实施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过程中,并不是没有问题的。新疆有十几个少数民族,如哈萨克族也有不少人口,如何实行自治?另外,有些民族不同意沿用“新疆”这一名称等。这些问题都反映到了周恩来总理那里。1957年8月4日,周恩来在青岛民族工作座谈会中特别谈到了新疆成立自治区的问题:
  “解放后,我们采取的是适合我国情况的有利于民族合作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我们不去强调民族分立。现在若要强调民族可以分立,帝国主义正好来利用。即使它不会成功,也会增加各民族合作中的麻烦。例如新疆,在解放前,有些反动分子进行东土耳其斯坦之类的分裂活动,就是被帝国主义利用了的。有鉴于此,在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时,我们没有赞成采用维吾尔斯坦这个名称。新疆不仅有维吾尔一个民族,还有其他12个民族,也不能把13个民族搞成13个斯坦。党和政府最后确定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疆的同志也同意。……至于‘新疆’二字,意思是新的土地,没有侵略的意思。”
  在这次会议上,周恩来还特别强调了新疆的经济发展问题,提倡各民族的合作互助、共同发展。他是这样思考新疆的经济发展问题的:
  “对新疆来说,那里有石油资源,有各种有色金属资源,有可以开垦的农田,适宜种植棉花。但这只是好的条件,不要忘记那里还有困难。新疆水利不够,要大大地改善水利系统,才能够开发。交通也很难,要修通北疆到南疆的铁路,才能开发。要开矿、垦田,可以用机械,但最根本的有两个问题:一是要有资金,一是要有人力。即使有了机械,也还要有人力、财力才能得到发展。仅仅靠新疆一个自治区的500万人口,不可能积累多少资金,而且人力也不够。必须靠全国的力量、国家的力量、中央的力量,把我们计划经济中能积累的资金拿出一部分投资到新疆增加劳动力,这样才能使新疆大发展。这就必须民族合作。”
  正是为了新疆的大发展,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根据毛泽东关于军队参加生产建设工作的指示,进驻新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一方面平叛剿匪,帮助地方进行民主改革和建党建政工作,另一方面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1954年,又经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批准,成立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兵团成立后,正如朱德1958年视察新疆时所说,它“对于新疆地方的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受到新疆各族人民的赞扬和热爱”。
  为了尽快改善新疆各族人民的生活,毛泽东多次要求赛福鼎和新疆的其他负责人:“在新疆,第一要做好经济工作。农业、畜牧业、工业要一年比一年繁荣,人民生活要一年比一年改善。”
  新疆具有独特的地理条件和浓郁的民族风情。它和苏联中亚几个加盟共和国接壤,境内生活着多个民族,而许多民族在苏联中亚各加盟共和国也有,因此关系比较密切,会亲访友、互相往来的比较多。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当时双方人民生活水平之间的差距是比较大的,新疆的一些少数民族是以羡慕的眼光看待和谈论苏联中亚各少数民族的生活的。针对这一点,毛泽东向新疆的领导干部们提出要求:
  “新疆人民生活的改善,不仅要赶上苏联人民的生活水平,而且还要超过他们的生活水平。”
  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对新疆的发展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毛泽东不仅多次指示赛福鼎等新疆领导人要抓好新疆经济建设,而且告诫他们要加强民族团结,尤其是要加强各民族之间的团结。
  1959年,毛泽东在一次听取王恩茂和赛福鼎汇报新疆工作时,语重心长地说:“在新疆一定要搞好民族团结,首先要搞好汉族人民和少数民族人民之间的团结。”
  毛泽东要求王恩茂:“你要做好汉族干部的工作。”要求赛福鼎说:“你要做好少数民族干部的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祖国建设不断加快的步伐,新疆的生产也一年比一年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地改善。但由于建设的复杂性,新疆的发展与内地一样,也出现过一些曲折,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甚至发生过个别地区饿死人的现象和边民外逃事件。这些情况引起了中央和毛泽东的极大关注。1963年,根据毛泽东、周恩来的指示,中央派罗瑞卿、谢富治专程到新疆检查工作。中央工作组在新疆作了近两个月的调查研究,摸清了基本情况。随后,罗瑞卿和谢富治又专程赶到上海向毛泽东作了汇报。
  不久,赛福鼎到北京参加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一天,他在人民大会堂休息室见到了毛泽东。毛泽东主动谈到了新疆的问题,既肯定了新疆工作的成绩,也直言不讳地指出了工作中的一些缺点。为了进一步搞好工作,毛泽东还提出了新要求:“汉族干部要谨慎,民族干部要畅所欲言。”
  对毛泽东的宽广胸怀和领导艺术,赛福鼎既钦佩又感动。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10周年前夕,周恩来亲临天山脚下。他要求新疆各族干部:要搞好民族团结,搞好生产建设
  1965年,是新疆各族人民难忘的一年。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以来,已走过了10个年头,自治区的工农业生产有了显著的发展,各方面工作也取得了较大的成绩。就在这年的7月,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出访归来,亲临新疆视察。
  周恩来是率中国代表团出访巴基斯坦和坦桑尼亚归来后抵达新疆的,这也是他首次乘坐中国民航专机进行国际远航飞行。早在6月1日,当出访代表团经新疆和田停留时,周恩来向和田专区各族干部提出了要求:“新疆这几年的工作有很大成绩,尽管如此,还要做巩固的工作。新疆要成为祖国西北的巩固后方,保证祖国边疆的安全。新疆同全国一样,肩负着生产建设和备战动员等方面的任务。”6月2日,飞机西行飞越帕米尔高原时,周恩来还给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新疆空军红其拉甫导航站发电致意:“你们在高山辛勤工作,不畏艰难,克服了重重困难,望你们继续努力。”虽然出访任务繁重,但周恩来始终惦记着新疆的各族人民。他早已作好安排,回国时一定要在新疆好好看看。
  7月3日,周恩来一行结束访问后回到乌鲁木齐。在新疆期间,周恩来深入到喀什、石河子垦区和乌鲁木齐等地的农村、工厂、机关、学校参观视察。
  7月5日,周恩来在新疆建设兵团石河子垦区写下了这样一幅题词:“高举毛泽东思想的胜利红旗,备战防边、生产建设、民族团结、艰苦奋斗、努力革命、奋勇前进。”当日,他在兵团阐发了上述题词的主题:
  “我想了几句话提出来,请你们去展开讨论。总的口号是,高举毛泽东思想的胜利红旗。这一条讨论不讨论没什么,这是政治挂帅问题。谁要不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自己就要栽跟头。第一句就是备战防边。这是新疆建设兵团的重要任务之一,要立即进行备战动员、防边动员;第二句话是生产建设。你们要把生产搞好,还要扩大农垦面积;第三句话是民族团结。你们这里少数民族少了一点,要增加一些。100多万人中,少数民族太少。你们可以用生产队的形式吸收一些少数民族,慢慢培养、帮助他们;第四句话是艰苦奋斗。这是新疆建设兵团的作风。你们这里主要的是好的,15年来主要是成绩。但我要提一点,要艰苦朴素,这点你们要学大庆。大庆在祖国东北,你们在祖国大西北,西北要学东北;第五句话是努力革命;第六句话是奋勇前进。不革命就没办法前进。支边青年一来就说新疆是好地方。这里确实是好地方,‘风吹草底见牛羊’。但是还是要经过一定的过程、实际劳动深入一下才行。”
  周恩来不仅规范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任务,向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还对在那里支边的上海知识青年提出了期望:大家要扎根边疆,努力搞好农业生产。
  7月6日,周恩来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政、军负责干部会议上再次对各族干部讲话。在讲到“搞好民族团结”问题时,他强调:“要做长期的工作,要各个方面打破界限才能够团结。首先,要学习语言,汉族干部先要学好维吾尔语;其次,要尊重这个地区的民族风俗习惯;再次,汉族干部和青年,要有决心在新疆工作和革命。”最后,他留给支边的青年两句诗:“埋骨岂须桑梓地,人生处处有青山。”
  在新疆期间,周恩来还特别提倡要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他对干部们严肃地说:“不能大手大脚,否则我们这一代创业,我们这一代也会毁业。”
  直到7月7日,周恩来才离开乌鲁木齐飞回北京。虽然离去了,但他的身影和声音却深深地留在了新疆各族干部和群众的脑海里;他在每一地与各族群众所唱的《新疆好》的歌声,始终飘荡在天山南北。
  1965年9至10月间,正值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10周年庆典,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派出以贺龙副总理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前去祝贺。毛泽东、周恩来再次请贺龙把他们对新疆各族人民的深情厚意带到了天山南北。
  对新疆的山山水水,毛泽东是深有感情的。早在1942年秋天,当他在延安指导全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时,新疆督办、军阀盛世才却与南京蒋介石达成了反共协议,逮捕了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等人,并将毛泽民杀害于乌鲁木齐。然而,新疆人民对共产党、对毛泽民等人的感情,毛泽东是铭记于心的。他曾多次表露过要去新疆的愿望,想去亲眼看看新中国成立后那里所发生的变化,去看看新疆的各族人民。有一次,毛泽东风趣地对赛福鼎说:“我还要去王母娘娘洗过脚的天池洗个澡呢!”这句话,说得这两位具有诗人气质的人开怀大笑,一下子拉近了新疆和北京、天池和中南海的距离。
  历史,在风云变幻中曲折地行进。在十年动乱中,新疆的命运也与祖国的命运一样坎坷不平。随着年轮的增加,伟人毛泽东、周恩来也为人民的事业而衰老了,病倒了。
  1975年9月,新疆各族人民迎来了自治区成立20周年大庆的日子。周恩来很想再去一趟新疆,去看看那里他所熟悉的秀美的山水和勤劳勇敢的各族人民。然而,他此时已处于癌症晚期,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中央派出了以华国锋为团长,司马义·艾买提等为副团长的中央代表团前往新疆参加庆祝活动。行前,代表团负责人到医院去向周恩来请示。当时已是午夜12点了,病榻上的周恩来说话已非常困难。他断断续续地说:我很想念新疆各族人民,可惜已经不能再去新疆了,希望代表团多带些照片回来,让我看看新疆的人民,看看今日的新疆……
  由于党和国家工作繁忙、路途遥远以及身体等原因,毛泽东的新疆之行也一推再推,最终未能如愿。他本人留下了遗憾,也给新疆各族人民留下了遗憾。
  1976年,是个巨星陨落、举国齐哀的年份。1月8日,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留下渴望实现祖国统一和实现四个现代化的遗言,离开了热爱他的各族人民。9月9日,当人们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时,一代伟人毛泽东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悲痛,笼罩着天山南北;哀鸣,撞击着各族儿女。人们再也唤不醒人民领袖毛泽东、再也见不到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了。
  赛福鼎在巨大的悲痛中,深情地写了一首纪念周恩来的诗,其中对毛泽东和周恩来发自内心地作了这样一番赞誉:
  毛主席是雄伟的大鹏!
  周总理是刚强的雄鹰!
  每当雄鹰展翅扶摇直上,总是跟随大鹏用他那钢铁般的胸脯击散阴云和妖雾,在空中翱翔。
  他伴随大鹏的双翅击除毁灭旧世界的强大的雷电之光。
  他一刻也不离开领袖和导师,配合全球的无产者的歌唱,奏起雄壮的《国际歌》。
  雄伟的大鹏的光辉照耀祖国大地,庄严宣布祖国解放!
  热爱人民不知疲倦的雄鹰啊,搏击长空,继续新的征程!
  ……
  自周恩来离开新疆后,新疆各族人民眼前总是浮现出“人民的好总理”的身影。周恩来活着为人民鞠躬尽瘁,死后把骨灰也撒向了祖国的江河大地。为顺应各族人民的心愿和要求,1977年夏天,新疆建设兵团农八师党委带领群众在周恩来当年到过的地方——石河子市北郊,破土兴建了一座纪念碑。碑的正面写着:“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永垂不朽。”南侧的碑文是周恩来当年在这里留下的题词;北侧的碑文是周恩来在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所作《政府工作报告》的摘录。建造此碑的人们精心设计:碑身高7.8米,象征周恩来享年78岁;碑文占位高6.7米,象征周恩来视察此地时67岁……
  多年以后,赛福鼎仍把对毛泽东的深切怀念藏在心中。他动情地说:
  “每当我追忆和毛主席相处的时刻,毛主席那慈祥的面容就浮现在我的眼前,他的谆谆教诲就在我的耳边回响,一阵阵热流在我心中涌动,勾起了我的无尽思念……”
  回首往事,我们看到的是一代伟人对新疆干部群众的深切关怀;喜看今天,可以告慰英灵的是,新疆已经与祖国其他地区一样,正以稳健的步伐迈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时代;展望未来,新疆的明天必将与祖国的明天一样,处处展现出一派更加蓬勃向上的美好景象。

微新疆
中国新疆网官方微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