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钩沉
不为人知的丝绸之路:草原惊现大月氏王庭

哈密当地政府根据考古成果,在巴里坤草原修建起大月氏祭坛。

  这是一个改变人类文明史的民族,因为他们的西迁,犹如第一个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引发了亚欧大陆民族迁徙的大潮。而为了寻找他们,张骞于公元前138年从长安出发,开始了通西域的冒险,从而开启了丝绸之路。

  就如同大月氏为什么要发“大肉之”的音,在这个改变人类文明的民族身上,还有太多太多的疑惑,等待着有人去解答。

  从中国史到印度史

  据文献记载,早在商代的时候,大月氏就已经定居于中国的西北部了。但即使到了汉代,关于这个部族,更多的还是“道听途说”。比如它旧居于敦煌、祁连间;势力强悍,有控弦之士“一二十万”;匈奴的冒顿单于曾经在大月氏做过人质,后来出兵击败大月氏。当然还有那个众人皆知的血腥故事——大月氏首领兵败被杀,头骨被匈奴单于做成酒器。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为了共击匈奴,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寻找大月氏结盟。当张骞历尽千难万险到达西域的时候,才知道大月氏人已经迁移到了更西的地方。而当他在更西的中亚找到大月氏的时候,大月氏复仇的意愿也远没有汉朝想象的那样强烈。这是一次算不上成功的外交事件,取得的成果甚至还不够《史记》为它专门立传。

  如果说在张骞寻找大月氏之前,这个部族还属于中国史的范畴。那么在结盟失败后,大月氏便正式进入了另一个古国——印度的历史。因为不断被匈奴击败,大月氏不断西迁,征服了中亚的部族后建立国家,以蓝氏城为王庭(今阿富汗瓦齐拉巴德),分为贵霜、休密、双靡、翖顿、都密五大部落。后来贵霜兼并了其它四个部落,并向南扩张,最终统一了印度半岛,建立了强大的贵霜帝国。

  巴里坤草原惊现王庭

  如前文所述,大月氏是一个改变人类文明史的民族,但关于这个民族早期的历史,东西方的学者还存在不小的争议。根据中国的史书记载,大月氏故居于中国河西走廊一带,是一个和匈奴风俗相近的游牧民族。但西方的学者却根据巴比伦的史籍的记载,认为大月氏是源于波斯西部一个称为“Guti”的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逐渐向东迁移,并在中国的西北地区定居下来。

  那么历史的真相究竟是什么?除了“咬文嚼字”般逐条研读史籍之外,还需依靠考古专家的手铲和刷子。

  从2006年开始,陕西和新疆两地组成联合考古队,对哈密以北的巴里坤草原展开大规模的考古调查与发掘,发现了大量游牧民族活动的足迹,这其中就包括大月氏。在巴里坤草原一个叫做西黑沟的地方,50平方公里的面积内,共发现了11组100余座建筑遗址和200余座古墓。通过比对周边考古成果,以及索引史料判断,这处遗址很可能便是大月氏某一时期的王庭所在。

  但大月氏也仅仅是这里一个过客,巴里坤草原的主人如同走马灯般变换,还需要考古专家们一点一点去理清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作为大月氏留下的为数不多的遗迹,这里一定是破解这一神秘民族前世今生的关键所在。希望还在进行的考古工作,能够收获更多的成果。

微新疆
中国新疆网官方微博
Top